╬ 神州团契 ╋

 找回密码
 注册 | 加入团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375|回复: 0

[L] 李春雷(Lloyd Robert Rist,1885-192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6 09: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基督徒人物榜】如云的见证 先辈的足迹
  (在甘肃宣教忠心至死的加拿大宣教士 )

  李春雷于1885年8月14日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1909年毕业于多伦多圣经学院(Toronto Bible College),随即加入中华内地会,投身于中国宣教。1911年12月7日李春雷偕妻抵达中国。先到安徽省安庆语言学校学习中文,然后被派往甘肃省宣教。1912年夏,他们在路上辗转40天后,才到达甘肃省的秦州(今天水市),开始他们的宣教工作。

  秦州是内地会在甘肃省的第一个宣教站,创建于1878年。当李春雷夫妇抵达时,主管该宣教站的是丁秉衡教士夫妇(Mr. & Mrs. Douglas A.G. Harding),其它宣教士还有李桂香姑娘(Miss Hilda E. Levermore)、柏本荣姑娘(Miss A. E. Brett)和卫守义教士(Mr. Harold A. Weller)。

  1913年春,李春雷首次外出进行为期两周的巡回布道,北行第一站是秦安县,随后去了二十几个城镇和村庄。他讲道时,虽常有成百上千人聚集,但多是来看"洋人"的。有时在讲道后,被人掷以石块。1914年,他除了在秦州街头和福音堂布道外,还到过南部的西和县,和东部的马跑泉等地。1917年,他在秦安县开设了福音站,有一个青年信徒在秦安开了一家药店,并乐意开放他的药店来传福音、作见证,渐渐开始有了主日崇拜。1919年设立了会堂。当时在信徒,甚至在长执中不乏有吸食鸦片者,但李春雷对此决不姑息迁就,在讲道中严厉斥责此等行为,亦严格执行教会纪律,直到这等人悔改归正为止。

  1916年1月,金品三医生(Dr. George E. King)从兰州博德恩医院来秦州医疗传道两周,同来的还有一位中国医生,他们共诊治了500多病人。李春雷和他们一起,边治病边向患者传福音。同年12月,另一位博德恩医院的医生巴乐德(Dr. R. C. Parry)也来秦州,在他精心治疗与引导下,一位病入膏肓的鸦片烟民不但得着痊愈,而且在宣教站戒毒所彻底戒掉鸦片后,全然悔过自新,回家后把自己家中的偶像全部打碎。并且他又开设了一个戒毒所,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见证,劝导人们前来戒毒。内地会宣教事工因此得以拓展,教会在秦州和附近六、七个村镇先后建立起来。1920年有31个人受洗,并新开了两个福音堂。许多人前来问道,更有人离弃偶像归主。同年12月中旬,正当李春雷一家准备回国述职时,甘肃省发生了大地震,许多房屋倒塌,居民伤亡甚重。宣教站的三座住宅和福音堂也都损毁,所幸李牧师一家都得以逃出,其它宣教士也无伤亡。

  直到1921年6月,李春雷一家才得以回到加拿大温哥华。在加、美一年半时间里,他们除休假和省亲外,还到各地教会作见证。1923年1月中旬,他们一家五口返抵中国。这次,李春雷被派往秦州南部的徽县开发新的工场。那一带地广人稀,高山幽谷,交通极为不便。有时找不到东西吃,有时甚至住在马棚里。但他不为所阻,多次到那一带播撒福音的种子,并且充满喜乐地写道:"虽然环境恶劣,有诸般的困难,但我真心喜欢这里的工作。能够在这里传福音,牧养主的羊,我感到十分荣幸!"

  不久李春雷再次回到秦州主持工作,帮助当地教会自立。1924年秋,他们正式召开会议,成立了教区委员会,并在其中设立了传道部、灵修部和教育部三个部门。传道部成立布道团,到附近农村开荒布道;灵修部制定每年查经课程,带领信徒研读圣经;教育部决定在秦州成立男、女小学。

  在秦州建造一座福音堂,是李春雷多年的心愿。他述职归来时,带来一笔美国基督徒的奉献款,他就用来购置木材砖瓦,为建堂做准备。1924年,在他的主持下,以及会众共同参与下,一座可容纳300多人的中式八角形的福音堂在秦州市中心落成,成为该市最为突出、最为漂亮的建筑物。此后,每天有成百上千人来听福音,每天和每周三晚上都有活动。信徒们亦多参与教会事奉,福音事工日益兴旺。

  1925年,李春雷夫妇三个儿女皆已到入学年龄,按当时内地会规章,学龄儿童都要到山东烟台芝罘学校读书。由于甘肃到沿海的交通极为不便,与孩子们分别后三年才能见上一面,故李春雷夫妇亲自陪送三个孩子到山东烟台入学。刚到那里,两个儿子即染上当时流行的麻疹,李师母只好留下陪伴照顾孩子,而李春雷则赶往上海总会述职。随后,即在
1926年5月,李春雷带领一批新来的宣教士赴甘肃就职。当时各地军阀混战,硝烟四起。他们途经山西、陜西、甘肃等地,因战事处处受阻。直到6月中旬才到达陜西之陇州(今宝鸡),到7月总算安抵秦州。1927年,因国共两党交恶,形势更加混乱。为安全故,欧美各国使领馆发出命令,叫各地外国侨民撤离。1927年夏,李春雷夫妇随众彻到山东烟台,得有机会与三个子女团聚。他们一面待命,一面为重回甘肃宣教做准备。

  除连绵战祸外,1928至1930年间,在中国西北和华北还发生了特大饥荒。灾区以陜西、甘肃两省为中心,遍及山西、绥远(今内蒙古)、河北、察哈尔(今分属河北和内蒙古)、热河(今分属河北、内蒙古和辽宁)及河南等六省。在这场大饥荒中,饿殍将近一千万。就甘肃一省而言,全省人口死亡近半数,成为当时西北的"活地狱"。

  待时局稍缓,1928年10月,他们在烟台和孩子们告别,经天津、北京,转乘简陋拥挤的火车;经山西大同、包头,再转乘货运车到五原;接着再乘牛车,在天寒地冻的西北大荒漠,整整颠簸了十天,于12月7日才到达宁夏银川。他们这次被分派到甘肃东北部和内蒙古接壤处的中卫(今宁夏中卫县),去开荒建立一个新的宣教站。1929年1月他们去到中卫,那里无亲无友,也没有住处,只好暂住在一家回民客栈中。李春雷如此记述道:"我们到了中卫----孤伶伶的,没有朋友,没有助手,也没有仆人,与秦州相比,真乃天壤之别!但这里实在非常需要我们来做开荒工作"。在这陌生的地方,一对陌生的外国人,传讲陌生的福音,是多幺不容易啊!一段时间后,他们在中卫租赁到正街一栋房子作为福音堂,每天与人谈道、传福音,并千方百计地帮助那些饥民。数月间,就已有200多人信主,并有了一个超过40人参加的慕道班。


  李春雷一面奋不顾身地赈济灾民,一面不失时机地抢救人的灵魂。但就在这疫病流行的人群中,他不幸感染上了致命的伤寒。1929年6月26日,李春雷感到身体不适,但并没有休息,一直坚持工作到28日,病情加重。师母给他服药,补给营养,均不见好转。当时中卫城里没有医生和和必需的医疗设备,外地医生离此地最近的也要八天的路程。7月2日,李春雷全身生出疹子,证实染上了伤寒。师母只好赶到30英里之外的电信局,分别打电报给宁夏和兰州求助。宁夏的师格非牧师(Rev. Ralph C. Scoville)和兰州的安献今教士(G. Gindlay Andrew)虽然日夜兼程赶来,并尽全力救护,但一切都太迟了。7月9日上午,李春雷牧师平静、安详地离世,留下师母和三个年幼的儿女。

  中华内地会月刊《亿万华民》的编辑特地撰文记念他,称他为"前线的尖兵","直攻撒旦的老巢,直捣黄龙的勇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加入团契

本版积分规则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神州团契 ╋(始自2006)    

GMT+8, 2019-6-27 00:19 , Processed in 0.232644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