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州团契 ╋

 找回密码
 注册 | 加入团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930|回复: 1

[D] 戴德生(Hudson Taylor,1832-190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6 23: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基督徒人物榜】如云的见证 先辈的足迹

戴德生,来华传教士(英国籍),中国内地会的创造人。 

  戴德生是中国内地会的创造人。他自一八五三年来华直至卒年,倾其毕生于中国福音事工。他对神绝对的顺服和信靠,给内地会的建树和中国教会的产生,带来神丰富的祝福。
  戴德生出生在英国约克郡。他尚在母腹时,父母已将小孩奉献给主。做婴孩时,父亲天天抱着他,跪着向神祷告,小孩稍长,父母教他每日读经祷告,德生学会每日早餐前与黄昏时,走入自己房间去单独亲近神,发觉这是快乐的秘诀。德生自幼就常听父亲和爱主的朋友讲论海外布道,尤其是当时四万万人民的中国之需要,父亲感叹地说:“我们为什么不派传道人到中国去?这么多的民众,精明强干博学的民族该成为我注意的目标啊!”全家屡读巴彼得的书《中国》。此事深深印在小德生的心里,也就在彼时,他立志要来中国传道。
  十七岁时,戴德生清楚得救。他渴慕追求主,要报答主的大恩。在一次祷告中,一种庄严深刻的感觉终于临到,他知道他的奉献已蒙悦纳,神的同在极其真切,他俯伏在地,心中充满对神无限的畏惧,又感到无限的喜乐。同年,他里面清楚神的呼召,忍痛舍弃爱情,坚决到中国去传道。
  戴德生一生对神绝对顺服,在最危难时仍不失信心。一八五九年,亦即他在中国布道的第七年,派克医生因要事回英国,将宁波的医院和门诊转交给戴德生。戴德生经过恳切祷告,清楚神的旨意,那工作不是派克的,乃是神的,所以就凭着信心,挑起重任,医院里充满了病人,门诊很拥挤,面对此局面,戴德生之苦不言而喻,派克留下的经费只够一月的开支,戴德生有限的款项也快用完,可是接济始终不来。终于,他们开了最后一袋米,并且消耗得很快。戴德生镇定而满有信心地说:“主帮助我们的时候近了。”全院职工病人均拭目以待。果然,米未用完之前,一封信到了,里面附着一张五十英镑的支票。赠款的柏迦氏远在伦敦,一点也不知道医院濒临断炊,神感动他,将钱及时供应医院。
  戴德生对神信心之大,正如他言:“既抓住他的信实,我们就可以进入中国内地各省;抓住他的信实,我们就能面对各种困难与危险,而操必胜的信心....作成神的工。”一八七六年九月,准备进入中国内地未闻福音之九省,几乎是不可能,然而,戴德生却带八名宣教士复去中国,拓展内地工作。当时中英关系紧张,许多人劝他作罢。有人说:“恐怕你一到中国,就要回来。至于派人到遥远省份,更是谈不到。”戴德生顺服神的感动,照原计划搭船往中国。尚在途中,李鸿章和英国驻华大使在烟台签订条约,准英国侨民在中国境内任何地方旅行或居住。“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戴德生因着信,早知神必为他们打开福音方便之门。
  戴德生对神的爱亦体现在他对中国失丧灵魂之爱上。他初来华时,常遭地痞流氓之欺凌,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别人都有枕头的地方,但是戴德生游行布道,遭人歧视拒绝,甚至不得不夜宿街头庙前。为要方便传福音,他不愿别人之误会和轻视,毅然改着中装染发蓄长辫。一八六六年,扬州的绅士反对西人住在本城,他们诬陷戴德生及其同工,鼓动一群地痞流氓闹事。暴徒冲入他们的住处动武,李德教士为救戴夫人,眼被一块砖击伤,戴夫人从二楼跳下,摔伤脚,流很多血,女秘书跳楼时伤了左臂。他们的东西几乎被抢光。戴氏去请来官兵,暴徒才离开,但官兵一走,暴徒又至,如此几番,受尽煎熬。事过后,戴德生和大家满心感谢,因为被算是配为主耶稣的名受辱。一点无报复之心,也不要求赔偿,只盼望早日再回扬州传福音。哪怕性命受威胁,都不能动摇他向中国人传福音的心志。
  确实,他把生命也为中国舍了,他的子女中,有二男二女在中国夭折,他的爱妻亦病死于中国。他并不是不爱惜幼嫩的子女,他并不是忍心让爱妻积劳成疾,乃是他的心为内地无数未得救的灵魂所焚烧。
  基于这焚烧的爱,戴德生创办了中国内地会。内地会并不在基督之名已被传开之沿海城市传福音,而要深入内地,叫没有听见的人得知神的救恩。在经济上,戴氏坚持不求助基金,不向人募捐。他说:“出来遵行神的命令,做神的工作,仰赖神的供应。你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加给你们了。”他的信心是大的,神给内地会的祝福更大。戴氏第一次从英国回中国时,带来二十二位男女宣教士同工。不到九年,内地会已在中国设立了五十个教会,训练了不少中国同工。到他离世的一年,内地会宣教士已增至八二八名,散布中国十八个省份,北至蒙古,西至西域,西南至云南。信而受浸者达二五零零人。由于戴德生在各国的演讲,美国、德国、瑞典、挪威、瑞士、芬兰、意大利等国均有宣教士响应及加入。戴德生给内地会;带来极大的祝福,一粒麦子落在地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内地会宣教士继承戴氏遗风,多不畏艰难,工作深入穷乡僻壤,给中国教会带来莫大的祝福,传道者数以万计。戴德生以他牺牲的爱,为中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对神的信心和对中国教会的卓越贡献,永垂教会史册,为后代信徒之表师。他的一生证实了他的名言,“假使我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

戴德生名言

  戴德生有很多名言鼓励传教士和基督徒:

  「我若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我若有千条性命,绝对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
  「不是为中国,是为基督」(「No,not for China,but for Christ」)
  「我们能为主做更多吗?」(「Can we do too much for Him?」)
  「上帝的工作如果照上帝的吩咐去做,绝对不会缺少上帝的供应。上帝一定会供应我们一切所需要的」

更多阅读

《挚爱中华》 - 戴德生传记; 《属灵的秘诀》 -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戴德生 - 信心的操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 加入团契

x
发表于 2012-8-22 14: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创立中国基督教内地会(现改名为海外基督徒使团,总部在新加坡)的戴德生,1853年未满22岁时来中国传福音。中国内地会是以他当时仅有的十英镑为第一笔奉献基金而开始的。1860年夏,他在中国工作了七年,罹患肺结核,不得不返国治病时,写信给他妹妹、妹夫:“我如果有千万英镑,中国可全数支取;我如有千条生命,决不留小一条不给中国。”并非豪言壮语,乃是真实写照,感动了许多人,并传为佳话。他永远将“基督、中国、抢救灵魂”放在第一位。许多来中国的传教士坚守这样的信念:“中国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纪念你,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参诗137:5-6)
        戴德生的父亲戴雅各开一药店,他结婚后,于妻子祷告说:“亲爱的神,如果你赐给我们一个儿子,愿他将来为你到中国工作。”戴德生和他的两个妹妹一块长大,他的弟弟在七岁时不幸去世,他成为独子。他父亲每天都会把孩子们带到他的睡房,扶着他们的肩膀,跪在床前,逐一为他们祷告。之后,他们便各自回房间读经。他对他们说:“学会爱你们的圣经,神不会说谎,他不会误导你,他不会失信。”当他知道顾客实在担负不起医药费时,他会把部分药费免去,或风趣地对顾客说:“算了吧,我会把账单寄到天国去,在那里结帐。”他常教导孩子们热爱中国,对孩子们谈到最爱的话题上来:“哪个国家比英国大100倍(当时中国的疆土比现在还要大,英国指英格兰),人口占了世界的十分之一?”“中国。”“什么人发明火药、罗盘和纸张?”“中国人。”戴德生有时会说:“当我长大成人,我希望能成为一个传教士,到中国去工作。”这时,他父母就会想起他们的祷告,他们交换一下眼色,却不说什么。
        戴德生回忆青少年时代决心奉献给神时的情景说:“在我得救后数月,一个悠闲的下午,我把自己关在房里,用了好一段时间与神相交,我恳求他给我一点工作,好表达我对他的爱和感激。当我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献在祭坛上,那浸溢我灵魂的庄严感觉,给我一个明显的确据,就是神已接纳我的献祭。神的同在有说不出的真切,那时我还未满16岁。在我定意献身侍主后数月,有一异象深深印入我的心灵,这就是神要在中国用我。这工作看来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要付上我的生命,因为当时的中国并不开放,罕有传教士在中国工作。”当他理解到医疗传道的重要性后,说:“因此我决定研究医学,作为日后工作一项重要的准备。”他还说:“我定意要为主的圣工奉献不少于十分之一(指金钱)。”当时他在英国常面向中国地图跪下祷告,又有英国传道人为中国人的得救,一一提名祷告,拯救许多人。
        当戴戴德生被神呼召到中国传福音时,首先就遭到他未婚妻得反对。他如一定要到中国去,她就要与他解除婚约。他的感情面临一个重大的考验:要体贴自己那?还是体贴神呢?要自己的感情满足呢?还是让自己心碎呢?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他顺服了神,不体贴自己。虽然他带着受伤的感情离开英国,但神的旨意成全了,神的心意满足了。无数中国内地的人因着他传福音而得到神的救恩,他自己也在神丰满的恩典中度过一生。神恩待他,以后也为他预备了一位爱神和贤慧的妻子。
        戴德生谈到走上宣教之途与母亲惜别时的心情说:“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到,我要离开英国远赴中国。我挚爱的母亲来到利物浦(英国海港)跟我话别。她与我一起进入小舱房,她用慈爱的手整理我的小床,然后坐在我的身边,同唱我们长别前最后一首诗歌,我们跪下,她为我祷告。因船快要开了,于是只好珍重道别,为了使我好受一点,她尽量压抑内心的情绪。她走上岸后,我孤单一人站在甲板上,船开向水闸,她也跟着往前走。船过了水闸,我们真的要分别了;突然间一道哭声从母亲绞痛的心里决堤而出,像刀一样刺透了我,使我永远也不会忘怀。这一刻我才完全明白‘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约3:16)的意义。“他经历了六个月的海上航行后才抵达上海,从此开始谱写中国宣教史上最灿烂最持久的一页。
        戴德生年轻时即学习操练过简朴生活,这使他能奉献十分之六的薪水且乐此不疲。他为操练自己的信心,坚持单单依靠祷告。这类见证不胜枚举,处处印证神的信实,也成为后来内地会所坚持的传统。他在重担压顶、身心灵软弱疲乏下找到重新得力的秘诀:“我们纵然失信,神仍是可信的(提后2:13)……啊,安息就在这里!”原来不是靠自己而靠信心,乃是因为我们有一位信实的神。
        戴德生到中国传福音时,入境随俗,把头发染黑,梳了辫子,穿中国服装,进入中国人群中,在街头巷尾传福音,并行医,福音才得以从沿海传入内地。他因不穿洋服而遭到同工非议,他答辩道:“我们不单要穿他们的服装,更要尽可能追随他们的习惯。中国可能是世界上信仰最自由的国家了,他们反对基督教的惟一理由是怕信徒模仿外族。然而基督教必须带有洋人色彩吗?神的话并不需要洋风,人的理性亦然。我们不是要使他们变为别国人,乃是要他们信靠耶稣。”
        1865年戴德生创立跨宗派的内地会,发表《中国的精神需要和要求》一文,呼吁传教士来华宣教。内地会由一群热忱而有爱心的传教士自愿组成,吃苦耐劳,不畏艰险,除信守基要真理外,并不像有些宗派执着于某些观点,他们所持守的严格的属灵原则是他们在中国的信仰基础和行动指南。在戴德生宣教神学的直接影响下,内地会创造了许多有效的宣教方法,很快便发展为规模最大、宣教工地最多的基督教在华差会(差会是西方各国基督教会派遣传教士到国外进行宣教工作的组织)。他们深入内地传福音,在短短的十多年里,将福音传到19个省,并深入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直至新疆和西藏。
        每当困难来到,打击临头,戴德生自然地头一个反应就是仰望神,并全心全意地信靠他,因为知道且坚信这是惟一解决问题的途径。有些基督徒,一遇到难事、困境或失败就唉声叹气,惶惶不可终日,然后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决,结果只能使事情逾搞逾糟。即便我们知道转向神,在祷告中求神,但因信心不足,内心充满疑惑,以致终不见功效,这是因为我们对神的信实没有真正的认识。戴德生说:“如果我们肯顺服神,则该负责的神,不是我们。”
        戴德生一向主张积极吸取中国基督徒参加传福音工作,他认为,西方传教士们在华的作用是暂时性的,一旦在他们撒下福音的种子后,中国基督徒应尽快担起建设教会的重任。他认为传教士最重要的素质是信仰和属灵生活的端正,高深的学历或神学的训练并非必要条件,宗派背景、国籍、性别也非决定因素。他是最早重用女传教士的差会领袖,起初受到质疑,后来却受到肯定。而内地会的巾帼们,的确表现非凡。特别是到西藏的戴如意、到新疆的盖群英和到云南的杨宓贵灵三位。她们或独来独往,或三人同行,或与丈夫同工,但同样具有无比的勇气和毅力,为以后从事拓荒工作的女传教士们,树立了最好的典范。
        浙江宁波有一位在佛教中居领导地位的执事,听戴德生传福音后,站起来作见证说:“长久以来我一直寻求真理。在我之前,我的先祖也一直在寻求,却没有找到。我曾远近寻访,一无所得。在佛、道、儒三教之中,我找不到安息;但今天晚上,我从听闻的福音当中,终于得到安息。自从以后,我是耶稣的门徒了。”他在悔改信主后数天,问戴德生,福音在英国传了多久,当他听到英国已传数百年了,就惊讶万分地说:“什么!怎可能你们拥有这福音已达数百年,至今才来传给我们?为要寻求真理,我的父亲花了近20年的时间,死时仍一无所得。啊!为什么你们不早点来呢?后来他劝一位朋友悔改信主,从此他们两人长期不断地向人们传讲这大喜的信息。
        戴德生原来是拿中国布道会的薪俸生活,由于布道会的经济极其困难,他就决心不再拿着薪俸,靠信心生活。他说:“只要神给我最低限度的供应,就我能养活自己,我便愿意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向不信的人传福音。假如这不是神的旨意,我打算做什么工作也可以,以养活自己,然后把剩余的时间全部拿出来,从事合神心意的宣教工作。”“我们不用怕钱少,却要怕不圣洁的钱太多。”
        绝大多数传教士是具有献身精神的福音使者,在传福音和进行有益的文化教育的同时,相当一部分传教士真诚地反对侵略,还有传教士拒绝利用“传教宽容条款”赋予的治外法权。例如1900年的义和团事件后,戴德生所创立的内地会的传教士中,有58人被杀此外还有21名传教士的小孩被杀。房屋、衣物损失殆尽,却无一点怨言。遍查受害者和其亲友的书信,不见一句怨恨、报仇或要求赔偿的话。在死亡面前,没有一位传教士是有意放弃信仰或信心动摇的。戴德生要求内地会成员无论如何不诉诸本国政府,虽遭杀害也不接受清政府赔款。进入内地的传教士历尽艰险,开荒传教士在传教去平均只能存活七年,这主要是指生活艰苦或因疾病而早逝。戴德生和其他传教士拒绝中国政府的赔款,这能使帝国主义侵华先锋的作为吗?如果他们爱中国不是出于至诚,能作得到吗?
        戴德生的信仰之坚定,人格之高尚,更为他一颗诚挚无伪的爱中国人的心,在世界上不知感动了多少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戴德生50年背井离乡远涉重洋到中国,为身处黑暗世界的亿万灵魂,带来福音的曙光。他大半生中,倾尽全力,坚毅不屈,以基督的托付为己任,见证神奇妙的带领。1905年,他逝世于中国湖南长沙市,毫无痛苦地安息主怀,享年74岁。一位中国年轻传道人握着已安息的他的手,动容地说:“你为我们开拓了天家之路。多少年来,你爱我们,为我们祷告。你是那么快乐,那么安详,你正含笑,你的神情安静而喜悦。我们并不求你回到世上来,但我们会追随你,到你那里去,你将在那里迎接我们。”戴德生曾说:“做属主的人,在主的地方;做主的工作,在主的旨意中。”这正是他一生的写照,也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他还说:“我常想,神一定是四处寻找微小、软弱的人,可供他使用,而他找到了我。”“所有属灵的伟人都是为神作大事的软弱人,因为他们晓得神同在的能力。”更可贵的是他的儿孙五代献身中国。美国大布道叫葛培理说:“再没有谁能像戴德生一样,愿意为神的缘故,完全献身给中国。他之所以义无反顾,献身与主,绝非出于一时冲动或自我表现,而是他深切地关怀到一群尚未认识救主的人。他一生勇往直前,是由于他愈来愈确信神的信实。这叫我们不得不反省自己,究竟怎样才是基督里的人。”戴继宗牧师说:“但愿感动戴德生的灵加倍感动我们。”
        传教士把抢救灵魂视为最喜乐的事。英国传教士兹威米尔宣教50年,其间失去两个女儿,他说:“其中的喜乐在次涌上心头,我真愿意再来一遍。”戴德生和利文斯通两人为宣教而生活极度困苦,遭受了极大损失,他们却说:“我根本没有作出什么牺牲。”
        尽管某些西方传教士是怀着民族优越感到中国来的,尽管也有人做了一些错事,但这些都不能贬低传教士的巨大功劳,毕竟大多数传教士像戴德生一样,他们到中国来是由于爱神、爱中国人。虽然他们传福音的知识和工作方法免不了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但他们手中拿的是同一本圣经,而不是别的东西。他们不是中国人的敌人,而是朋友;他们不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帮凶,而是神的信徒、使者。
       
        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太福音16:24
        我们要的不是一个伟大的信心,而是一位伟大的神。
                                                             ──戴德生
        信靠祂的人,神永远给他开路,也不将超出他能承担的试探加给他。这就是神信实的一个明证。
                                                                 ──戴德生
        我如有千万英镑,中国可全数支取;我如有千条生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
                                                                  ──戴德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加入团契

本版积分规则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 神州团契 ╋(始自2006)    

GMT+8, 2019-3-23 02:15 , Processed in 0.08122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