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州团契 ╋

 找回密码
 注册 | 加入团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257|回复: 3

[L] 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1813-187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6 23: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基督徒人物榜】如云的见证 先辈的足迹
李文斯敦 (David Livingstone公元1813-1873年)(最著名的非洲旅行布道家)


  提起非洲宣教事工,没有人能忘记大卫李文斯敦这名字。十九世纪的非洲有“黑暗大陆”之称,因它不但文化落后,难以开展福音工作,甚至有野蛮吃人的民族。这位伟大的宣教士却深入非洲内陆,经历多次危险;好几次被狮子袭击,甚至有一趟肩膀被撕破了。在一次深入非洲内地工作时,先后害热病三十次;雇来的挑夫也多番挟带他的财物逃走,土人的威胁又无日无之。然而李文斯敦始终热爱着非洲。
  自一八四一年他抵达非洲后,当中除有两年返国与家人相聚外,他都一直留在非洲事奉,直至客死于此。那是一八七三年五月一日清晨,在非洲内陆一个荒僻的地方,人们发现李文斯敦在床前死去。热爱他的非洲人,要求他的随员把他的心脏埋在非洲一棵大树下,把他的名字刻在树干上,以作纪念。他们哀痛一番后,便用帆布和树皮包裹用盐腌过的尸体,抬它步行了一千五百多哩到非洲的东岸,再运回英国去,其后下葬于西敏寺。
  这位深受非洲人爱戴的宣教士,本是一个贫苦苏格兰人的儿子。十岁那年,他就被送到纱厂里工作。每天清早五时半起床,一直做到晚上八时为止。每晚工厂关门后,他就到夜校去上两小时课,这样半工半读有十三年之久。
  其实李文斯敦早就渴望做一个宣教士。凭着自身的努力,于一八三六年,他考进了医学院,也在神学院兼修神学课程。起初他尝试传讲神的道理时,常是一败涂地。例如有次他在一间乡村小教会讲道,虽事先仔细准备好讲章,但一上台却讲不出话,只对会众嗫嚅地讲了一句话:“各位朋友,我把要讲的一切全部忘却了。”说完便逃去无踪。
  然而,这位满腔热情的青年之潜质终于渐渐显露出来。他在一个聚会里,听到当代著名的宣教士摩法特谈到非洲的宣教情况,心里便对非洲响往不已。他便问摩法特他能否为非洲做点事,这位日后成为他岳父的资深宣教士回答说:“可以,如果你准备好离开现在的工场。”李文斯敦把这句话藏在心里,矢志不忘。
  李文斯敦终于加入宣教士行列,前往非洲工作。他在南非时,十分不满只有沿海地区的宣教工作。于是寻找远离其他传道站的工场,深入内陆旅行。他写信到伦敦说:“我将整装待发,随时到任何地方――只要是向前走。”这种流动式的宣教心愿,与当时的宣教政策大相径庭。他明白自己缺乏耐性,所以求告神说:“愿主用谦卑的精神包装我,使我能更像主。”
  由于他热爱旅行布道,盼望为基督的国度拓展土地,婚后仍带着妻儿往来蛮荒之地。因为妻儿不适应,加上别人的劝告,李文斯敦只好与家人分别,让他们回英国去,而自己则继续孤单的旅行布道工作。他在一封家书里,向妻子道尽他对家庭和工作的矛盾:“且让我们先尽本分服事救主,我们将来会再相见,巴不得那个时候就在目前....我至诚地对你说,我最亲爱的,当我结婚时,我爱你;而当我们相处得越久,我爱你也越深。请把孩子们拉到你身边,代我吻他们。告诉他们,我是为了爱耶稣而离开他们的。”
  当时有些奴隶贩子进到非洲内陆,带走大量的人,带到海岸的奴隶市场去贩卖。在李文斯敦的旅途中,他常遇到漫长的奴隶行列,他碰见过不少被焚的村落,和被遗弃的奴隶尸体。因此,他爱非洲人的心越发强烈,迫切地盼望能早日到内陆传道,并要向土人介绍正当的贸易途径,以制止这种惨无人道的勾当。
  有次,挑夫偷走他的药箱,使他在一个热病猖獗的地带,渡过了四年没有药物、令人难以置信的艰苦生活。当他回到基地时,他财物早被土人带走,因他们断定他已死去。十八天后,纽约先锋报记者史丹利到达他的基地,及时带来需用的物资。这记者一心想得到李文斯敦的第一手资料,跟他住了四个月,并劝说他返回文明世界。但他的决心丝毫未有动摇,史丹利只好离去,让李文斯敦继续进入内陆工作。
  在跟着的十个月中,他忍受着疾病的摧残,靠人抬担架前进。他在信中写道:“倘使良善的主容许我制止内地贩奴的滔天罪恶,我甘受苦饿而毫无怨尤,我将以整个心灵感谢他的圣名。”李文斯敦就在这次行程中逝世。他死后不久,非洲的奴隶市场终于关闭了。
  李文斯敦对非洲那种无私的爱心,对事奉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以及他谦卑虚心的态度,使他赢取了当地土人的尊敬和信任,因而被非洲人认定是“伟大到不能下葬在非洲的人”。他将一生都献给了神和那片非洲大陆,正如他在日记簿中记载:“我的耶稣,我的君王,我的一切,我如今再一次把自己整个向你奉献,求你接纳我。啊!慈悲的天父,求你使我能在离世之前,及早完成我的工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 加入团契

x
发表于 2012-4-15 18: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维·利文斯敦(1813 - 1873)出生在苏格兰一个勤劳而贫穷的工人家庭,十岁起就进纱厂做工。艰苦生活的磨炼,使他从小就成为一个不知疲倦的人。1834年,基督教长老会招募懂医的传教士去中国。这对利文斯敦很有感召力。从此,他每天在做工十个小时之外,还花四个小时学习拉丁文、医学和神学,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做准备。不久,中英鸦片战争爆发,他去中国的梦想破灭。1841年3月,他被派往南非,其使命是传播基督福音、进行地理考察和开辟商业通道。

    利文斯敦来到南非之后,首先是熟悉民情。他经常徒步或驾着牛车深入穷乡僻壤,了解当地的语言、民俗和文化。一次,他外出时遭到狮子的袭击,左臂受伤,落下终身残疾。但这并未动摇他在非洲工作的决心。1845 年1月,他同在南非也从事传教活动的苏格兰传教士罗伯特·摩法特的女儿玛丽结婚。玛丽支持他的工作,长期陪伴在他的身边。

    初步完成传教任务后,利文斯敦决定深入非洲腹地,寻找通往大西洋沿岸的通道。1853年11月,他带着几个土著随从和很少的装备从现今津巴布韦和赞比亚交界地带出发,乘独木舟沿着赞比西河向西北进发。不能航行时,他就弃舟登陆,在多雨的茂密原始森林中穿行。次年的5月31日,他到达目的地,即位于非洲西海岸的现今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稍加休整,他又回返,勘查整个赞比西河流域的状况。经过近两年的艰苦跋涉,他于1856年5月20日抵达赞比西河注入印度洋的河口,即现今莫桑比克境内的克利马内。这是欧洲人第一次从西到东横跨非洲大陆。

    在这次行动中,有一件事令利文斯敦最难忘怀。那是1855年11月17日,他在当地人带领下来到现今赞比亚境内的马兰巴,忽听雷声轰鸣,顿感天撼地动。他举目向东南眺望,发现赞比西河上烟波浩渺,云雾飞腾。原来,这里有一个凌空倒挂的大瀑布,当地人称为"莫西奥图尼亚",意即"霹雳之雾"。后来证实,这是世界上最大、最壮观的瀑布。利文斯敦欣喜异常,当即以英国女王的名字为之命名,称为"维多利亚瀑布"。

    这个瀑布的发现被视为利文斯敦在非洲地理勘查活动中取得的最大成就。因此,英国人曾将马兰巴城以他的名字命名。1856年12月,他回到伦敦,受到"民族英雄"般的欢迎。翌年,他所著《在南非的传教和考察之旅》一书出版,首版发行7万册,给他带来巨大荣誉和巨额收入。

    利文斯敦于1858年3月再次来到非洲。他此行的身份是"主管东非海岸和内陆的英国领事,东非和中非探险队司令"。探险队由六名欧洲人和十名非洲人组成。在完成对赞比西河流域考察后,他们继续北上,发现了非洲第三大湖尼亚萨湖。1862年4月,陪同前来的妻子因疟疾逝世,本来也要前来参加探险活动的长子罗伯特在美国内战中阵亡。次年,利文斯敦怀着丧妻失子之痛返回英国。这次在非洲考察五年多时间,他积累了大量科学资料,撰写、出版了《赞比西河及其支流探险记》。这为英国后来建立"中非保护国"和尼亚萨兰殖民地奠定了基础。

    1866年1月,利文斯敦第三次来到非洲,主要使命是探寻尼罗河源头。当时,英国国内正就这一问题展开激烈辩论。以探险家约翰·汉宁·斯皮克与里查德·伯顿为代表的两种意见针锋相对,前者认为河源是维多利亚湖,而后者则认为是坦噶尼喀湖。利文斯敦认为,这两种说法都是错误的,真正的河源可能是上述两大湖南边的一个尚不知名的大湖。为了证实自己的见解,他从桑给巴尔岛出发,直奔西部大湖区,进行他一生中最后一次远征。

    可是,出发不久,探险队内部失和,随从人员纷纷弃他而去。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决心。他怀着誓死不归的气概,在同外界失掉联系的情况下仍一往无前。在忠实的当地仆从朱巴和苏西的陪伴下,他于1867年初从尼亚萨湖南端向西北部进发,先后发现班韦乌卢湖和姆韦鲁湖。1869年3月,在阿拉伯商人的帮助下,他到达坦噶尼喀湖畔小镇乌吉吉。两年之后,他到达卢阿拉巴河汇入刚果河处的尼扬圭(现今的基桑加尼附近)。这是欧洲人迄未到达过的非洲腹地。

    长期奔波于蚊蚋横生的热带丛林,他曾有二十七次遭到疟疾的折磨,身体相当虚弱。1871年10月,他返回乌吉吉,发现又患有严重的肺炎,经常出现幻觉。恰在这时,美国人亨利·莫顿·斯坦利赶来援救。利文斯敦接受了他的物资帮助,但拒绝了"离开非洲"的规劝。待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他就让朱巴和苏西抬着,继续探索尼罗河源头。1873年5月1日,他精疲力竭,溘然长逝在位于现今赞比亚境内巴罗策兰地区的奇坦博村。他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竭力勘查的那条水系,其实根本不是尼罗河水系,而是刚果河水系。据说,他在临终前已经隐约觉察到这一点,但没有足够的勇气承认自己判断的错误。这不能不说是这位终生追求真理的探险家的悲剧。

    利文斯敦逝世后,随从人员将其内脏摘除,埋葬在非洲土地上。几个忠实的仆从经过九个月的长途跋涉,把其遗体抬到桑给巴尔岛,然后用船运回英国。1874年4月18日,英国为他举行隆重葬礼,将遗体埋葬在只有王公贵族才能占有一席之地的伦敦西敏寺的大厅中央。同年,《利文斯敦最后探险记》一书出版,给他长达三十二年的非洲探险活动画上句号。斯坦利后来在谈到利文斯敦时说:"在整部非洲探险史上,没有哪个名字像利文斯敦那样响亮。在他身上,集中了其他所有探险家所具有的优秀品德。"

发表于 2012-8-22 14: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徒人物榜】如云的见证 先辈的足迹
利文斯通(也译李文斯顿)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宣教士之一(中国有戴得生,印度有克利威廉,而非洲有利文斯通)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探险家。不同于其他的探险家,他的探险不是为了征服未知之地,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好胜心,不是为了显明自己多伟大,探险只是为了一个职责,将上帝救赎的真理,带给非洲人。他将上帝的永恒之光带进了黑暗的非洲大陆!150年前,利文斯通深入非洲这块被称为蛮荒的“黑暗大陆”,面对异教文化、丛林猛兽的强势围攻,利文斯通满怀敬畏、热忱与信心。透过作者的生花妙笔,其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的探险奇遇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读者眼前。37年之久,利文斯通行走非洲三万里,在任何危险的时刻,他从没有对任何人─包括食人族与奴隶贩子─发射过一颗子弹。
        就医学而言,他是进入非洲内陆的第一位医生;就地理而言,他是画出非洲内陆河川、山脉的第一人;就政治而言,他是打开外界进入非洲内陆的先锋;就科学而言,他是详细记载中非洲动物与植物的先河。后世的人,称他是“非洲之父”。非洲地图上,现仍有30多个地方以他的名字命名。后世的人,称他是“非洲之父”。他深得非洲土著的敬爱,至今,非洲人仍称他是“非洲人的朋友”。──《深入非洲三万哩》(利文斯通)
        耶稣对我们下了一个最极限的委身诫命:“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以及“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亲 母亲 儿女 田地的 必要得着百倍,并承受永生。”(太十九29)我相信当我们仔细检验利文斯通的生命时,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委身基督的美好榜样。
        在不可忍受的试炼中,他力量和毅力的秘诀是什么?利文斯通将亲自告诉你。在十六年非洲生涯之后,他首度回到了英国。这之前从未有任何一位白人曾经深入非洲这个所谓“黑暗大陆”的心脏地带。令他惊奇的是他居然蜚声国际;然而对他而言,这个名声不值一文。
        他应邀回到故乡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演讲。如果他能预先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必会谢绝这项邀请。(但我了解利文斯通,我相信即使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他还是会去的。)格拉斯哥大学的惯例是,当天学生可以百般地刁难应邀前来演讲的任何一个人。因此他们为这一位牧师预备了玩具喇叭、哨子、笛子以及各式各样会发出噪音的古怪玩意;他们甚至还要发射豌豆!
        利文斯通走上讲台的时候,好象他已经走了八千里路的样子。他的左手悬在他的身旁,好象已经残废了,而他的肩膀已经被一头巨狮咬碎了!他的皮肤被非洲的阳光伺候了十六年,早已泛着棕黑色的光泽。他的脸庞刻着无数的皱纹,非洲的热病蹂躏着他,折磨着他的身体。他的耳朵由于风湿病而半聋,一只眼睛则因为被树枝刮伤而瞎了!他形容自己只是一堆骨头。
        学生们怀疑地注视着他,停下一连串恶作剧的把戏,一阵寂静扫过会众;他们知道这里有一个为神和人类而奉献自己生命的人。当利文斯通谈到那些惊人的历险时,他们屏息而听;他分享了非洲原住民一种特别的需求。
        他对他们说:我可以说那在困难、危险、无止尽孤寂之下支持我的力量吗?它是一个承诺,一个来自一位最神圣尊贵之人的承诺:“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 八20)。那是一个承诺,在圣经里,是利文斯通献身的秘诀;那就是耶稣基督随时与他同在。
        1813年利文斯通出生在苏格兰布兰太尔一个信仰虔诚但很贫困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敬虔的苏格兰长老教会的主日学老师,喜欢宣教士和宣教的故事。每一个礼拜他会把小小的利文斯通放在客厅大椅子边的一块膝垫上,然后就对着他说着宣教士拓荒者在异国传福音的故事。他最欣赏的是到中国宣教的郭士立(Charles Gutzlaff)。郭士立是他小时候的英雄。当他年纪稍长之后,他发现郭士立本身也有崇拜的英雄,就是那位神超乎自然的儿子;是人类的救世主。因此利文斯通自然地接受了这位救世主,他的生命改变了!于是他决定要去宣教。
        这个家庭实在是太穷了!利文斯通十岁的时候就不得不去棉花厂工作,而工作的时间是每天清晨六点到晚上八点,每周六天。即使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依然设法读书。最后当他二十岁的时候,他如愿以偿地上了学校,并学习希腊文。他对语言驾轻就熟。他学习神学,后来进了格拉斯哥大学,取得医学学位。
        当他正准备进入宣教的行列时,一扇门重重地打了他一记耳光;大门关了!战争开始,利文斯通无法如愿成行。神似乎对他说:“我的心意不是送你去中国。”中国是利文斯通所属意的地方。在神伟大的意旨里,神使用发生在中国的鸦片战争来完成他自己的意思,祂把利文斯通送往非洲。
        没有白人曾经深入非洲内陆,顶多有些宣教士在海岸边工作。这些人当中有一位叫莫法德(RoberMoffat)。有一次安息年他回到苏格兰布兰太尔讲述有关非洲的种种。他对非洲下了一个脚注,却影响了利文斯通的一生。莫法德说:“经常我从非洲最南端往北望去,在黎明的晨曦之中,我仿佛看见无数正在炊烟袅袅的村落,却看不到任何一位宣教士。”
        无数的村落!利文斯通思忖着,没有宣教士!没有福音!没有基督!没有救恩!没有生命!没有光!只有罪、死亡和黑暗!我要上非洲去!
        身为一名非洲拓荒宣教士,他面对许多的阻扰与意外。有一天一头巨狮把他扑倒,并用牙齿攫住他的肩膀,然后咬碎。幸而一位助手及时杀死这头猛兽,才保住了利文斯通的生命。神把这事变成一个祝福。利文斯通被送往海岸,在莫法德的宣教据点疗伤。莫法德的女儿玛丽叶在那里;他们一见钟情。于是不久之后他们就成婚。她分享他要将福音带到非洲内陆的热情。数年之后他们养育了五个孩子。
        有一回他们横跨非洲大平原时,一个孩子死了!这件事让他们觉得,还是把玛丽和其它孩子留在苏格兰比较安全。利文斯通说,这是他一生最困难的决定。玛丽和孩子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利文斯通;沉重的孤寂落在他受过伤的肩膀上。然而利文斯通还是走下去,一次比一次更深入非洲;孤单但永远不孤独。靠着神的恩典,没有什么事可以阻止利文斯通的。
        多年后利文斯通有机会回家。他日以继夜地期待着这个回家的日子。他将可以再见到亲爱的妻子、他的孩子和他的父亲。他将可以坐在客厅那张大椅子上,向他的父亲讲述他降服在主手里的生命,以及那一道射入黑暗的光芒。回到苏格兰布兰太尔的家园时,他却发现家里冷清清的;那时家人刚刚把老利文斯通安葬妥善!利文斯通眼睁睁地看着客厅的大椅子,跪了下来,悲从中来,他不禁嚎啕大哭。这个人碰过暴烈无比的猛兽,就是在野蛮枪矛的威胁之下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的,然而现在却伤心流泪得像一个孩子。幸而,玛丽在他身边不断安慰他,神也在天上紧紧托住他。因此他们互相在爱里团契,并且这爱显得十分甜蜜。然而那黎明之中原野上无数村落的景象依旧盘据在他的梦想里,使得最后他告诉他的妻子说,他要返回非洲。于是他们再度分离。更多年之后,他终于收到一封让他雀跃不已的信:玛丽即将启程前往非洲。孩子们已经长大了,而且她也可以离开他们了!她要加入他的行列,用她的余生,接触那些失丧的灵魂。她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飘洋过海,渡过非洲千山万水,直到她投入丈夫的怀抱。玛丽在途中感染了非洲热病,险些无法抵达。利文斯通把每一个他所学到的医术尽都应用在玛丽身上。日以继夜地尽全力替她擦试额头,照料她的身体;最后,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把她葬在一颗巨大的非洲面包树下。当他把墓碑插在土地上的时候,他再度像一个小孩般地哭倒在地。此时,所有的重担、考验、丧志─利文斯通所承受的这些试炼足够将成千上百的人压垮,但是这些会征服他吗?他在日记上写着:“我的耶稣,我的君王,我的生命,我的一切,我再度把完全的我奉献在你的手里。我不再视我所拥有的,或将要做的事情为宝贵,除非它们和基督的国度有关。”这一切,基督借着祂与利文斯通的同在而把他托住。
        这一次他深入丛林,来到了乌吉吉。那里的原住民把他的食物、山羊给偷走了;更糟的是,连他装奎宁和其它药品的箱子也都遭窃。这些药品是他用来抵抗可怕的非洲热病的。对利文斯通而言,失去药品就等于宣判了死刑。他再度跪在地上,说:“神啊!失去这些药物我怎能活下去呢?”
        有五年的时间利文斯通并没有看过任何一个西方人,但是此时在非洲深处他举目望去,他看见一张白色的面孔向他走来;这是个祷告的及时响应。在这个白人的背后是一组庞大的商旅队伍,并且在他们上方飘扬着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旗帜。这个人向前靠近利文斯通,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话:“我猜您是,利文斯通医生吧?”这位白人就是斯坦利,他是替“纽约先驱报”工作的记者。发行人班内特曾说过:“斯坦利,他们都说利文斯通已经死了!我不相信;我相信他还在非洲的某一个角落,可能只是失踪,生病,乏人照顾。斯坦利,你去找他,要不计一切代价把他 带回文明世界来。”
        斯坦利出发了,并且找到了这一位宣教士。这一位记者自认是世上最趾高气扬的无神论者。斯坦利和利文斯通一起住在一个临时的小屋里长达四个月。他说,这位宣教士显然不是一个天使,他是一个人,然而他在他的生命里却找不到任何瑕疵。他的情感,他的热情,他安静的工作态度,他对人所表现出来的怜悯,激活了斯坦利的心怀。最后他因着利文斯通的影响而接受了基督。
        但是利文斯通并不愿意和斯坦利回到所谓的“文明世界”,反而他更深入非洲。他在日记上写道:天父,求你在今年年底以前让我完成我的任务。最后他来到一个地方,那时他不得不再束紧一点他的皮带,足足缩小了三格以减低饥饿所带来的痛苦。渐渐地他的牙齿因为啃水果的核仁而掉光了。他的脚起水泡并裂了开来;他再也无法走下去。他完了吗?喔!不会的,利文斯通不会的。他有几个人和他在一起──这时只剩下三个人。他们为他做了一个担架,抬着他走。当他们来到一个村落的时候,他叫他们把他架起来,跟那些来到他面前的人讲福音。
        终于有一天利文斯通不但不能走、不能站,甚至也不能动了!他的助手帮他在非洲青山之下造了一个小屋。雨下个不停,利文斯通谁在吊床之上;那一夜他走了!他的同伴到隔天才发现。
        传记作家吉尔(Tim Jeal)写道:
        他们吓了一跳,因为利文斯通不在吊床里。当他感觉死得那一刻来的时候,他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试图从床上爬下来,跪在地上。苏喜人(Susi,非洲人的一族)一度以为他在祷告。这些非洲人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等了一会。当他们发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时候,有一个人进去了,摸了摸这位跪在地上的人的胸部;胸膛几乎是冰冷的。利文斯通已经死去多时了。
        利文斯通的生命已然写入历史。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宣教士之一。他完全向基督奉献的心志就记录在他某一页的日记里:
        我并不看重我所拥有的,或者我可能会拥有的一切事物;我看重的是我和基督国度的关系。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扩展国度的益处,只有在荣耀他的前提之下,予以保留或给出。他是我目前和永远盼望的对象。
        如果没有圣经,就没有利文斯通。时间证明他的工作具有相当大的果效。1900年。也就是在他去世之后的四分之一世纪,非洲有一千万名的基督徒;今天这个数字则高达三亿之多。
        利文斯通的遗体安葬在伦敦西敏斯特大教堂那天,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人人争相目睹这位海外选道的先锋,向他致以最后的敬意。这时,在人群中有一位衣衫破烂嗜酒如命的老人痛哭流涕,有人安慰他,问他为何哭得如此悲伤,他说:“说来话长,利文斯通和我生长在同一个村子,在同一所学校和主日学受教育,在同一家织布厂工作。但后来他走上宣教之路,而我却走另一条路。现在他受到全国人的景仰,而我则被藐视,默默无闻,含羞忍辱。除了一个酒鬼的孤坟外,我还有什么指望?”
        我们也纪念一位在欧洲的无名寡妇,她有三个儿子,都奉献给神,送进神学院读书。大儿子毕业后,送到非洲传道,不久消息传来大儿子死了。二儿子毕业了又送去,不久又死了。最后三儿子毕业了,学校就说不要送到非洲去,可换一个地方吧!他母亲说:“不行,我祷告之后,神还是要他到非洲去。”结果还是去了,去了较久,但后来也死了。牧师听到这个消息,就很难过地去看望这位老母亲。她一见牧师来,就与牧师一同祷告。虽然她心里极其难过,但她还能流着泪赞美神,她说:“主啊!我不知道你的旨意如何,但我相信你,我没有怨言,求主安慰牧师的心,因 他为我的儿子难过。”牧师很受感动,他本来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现在反而从她的祷告得了安慰。当牧师告辞走到门口时,又停下来对她说;“现在我私下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后悔?”她想了想说:“有。”她这么一说,牧师当然没有话说,但她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后悔?我不是后悔三个儿子的死,乃是后悔我没有第四个儿子,否则今天还要奉献给神,差遣到非洲去。”这句话,很有力量,复兴了当地教会。后拉教会就安排请她作见证,她仍说,她后悔没有第四个儿子。牧师说,在座的青年人很多,问哪一位愿作她的第四个儿子?当时有几十个人举手,经过训练后,整批被差遣到非洲去,把福音在非洲传开了。
        在英国有个地方,专门收留患绝症的人。有位传道人到那里去讲完道后,一位护士对他说:“请你来看看我们这里的珍宝。”于是,护士就带着他到一张病床边,那里躺着一位又枯又干的老太太,她原是一位传教士,到印度宣教后,不知为何得了绝症,已有16年之久。她不能说话,眼睛也看不见,别人要很靠近她耳朵说话,她才能微微地听得见一点。当那位传道人看到这位老姐妹时,作见证说:“我一生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她虽躺在那里,脸上却是发光。”护士向他解释说:“每一次有绝望等死的病人来到这里,刚来时由于心情恶劣,脾气特别坏,叛逆性又强,很难应付,我们真是没有办法。后来我们把这些病人一一搬到这位姐妹的旁边,把两张床并在一起,当病人看到这位姐妹顺服的脸,渐渐地就平静了下来。最后都从主耶稣那里得到安息,再不抱怨他们为什么要被带到这绝症中心来。”
        一位学问广博的英国伯爵,傲慢不认识神,宣扬知识万能。有一次他在非洲访问时,见到一位老酋长是虔诚的基督徒,便劝他说:“酋长,你是位伟大的首领,只是可惜怎么这样幼稚,竟听从那些传教士的话相信耶稣,他们的目的,是想在你们中间捞一把。其实现在很多人已不信圣经了,世界道了文明时代,信耶稣的人就吃不开了。”这位酋长的双目闪着泪珠,用手指着前面一个染满人血的大土灶说:“那是我们用过的炉灶,你看见了吗?我们从前都在那里靠人肉大摆宴席。就是那批好牧师冒着生命危险,把这本古老的圣经带来给我们,向我们宣讲耶稣基督。你的文明能把我们从野蛮的人改变成为神的儿女吗?你怎么说他们是位了捞一把呢?如有捞的话,也无非是把我们的野蛮捞去了,把我们的黑暗换来了光明。可尊敬的先生,若没有他们冒死来捞一把,我们今天就会把你的肉丢在这炉灶里烤了。你的皮要剥下来做鼓面,你的头颅要当酒杯。”是的,历代以来不知有多少传教士被耶稣的大爱所激励和感召,甘愿献身,别离亲人,冒着生命危险,前仆后继,不畏艰难,尽心竭力,把福音传遍天下。圣经说:“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罗10:15)
        英国非洲探险家、记者斯坦利爵士是利文斯通的接班人,他自述信耶稣的经过说:“1871年,我在伦敦初见利文斯通时,我乃是一个最大的无神论者。我一见这位孤独的老人家,便在心中起了一个问题,问自己说:‘他活在世上,为什么这样呢?相处了几个月,常常听他讲圣经的道理,他那种爱人的心便把我潜移默化,结果我也得到了这种爱人的心,从他的敬虔、温和、热心、诚恳,以及他处理圣工之从容安详,他虽没劝我归主,我却情不自禁地被他的人格感化,信靠了救主耶稣。”斯坦利孤居非洲腹地,因为阅读圣经而把自己献给神的故事一直深为青年人所喜爱。他在自传里写道:“我常常生病,每当我发烧时,就拿起圣经来阅读,以打发那沉闷、煎熬难捱的时光。我的体温常在40.5ºC左右,不便走动,但这不能阻止我阅读圣经。圣经文字浅显而寓意深远,发人深省,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每当我埋首圣经中,总觉得它焕发着奥秘的光芒和一股与这沉郁的非洲景象相称的魅力。当我放下圣经,往日的回忆就浮现脑际过去的一些梦幻,受挫的希望,以及落空的理想。现在,我却在这里,一个默默无闻的穷记者,孤伶伶地徒有满腔的抱负和理想!这时圣经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抚慰我的颓丧,激发我的盼望,或者警告我的消沉,这时我不禁把心中的话尽情地向神倾吐。我已离神太久了,如今他奇妙地带领我到这蛮荒之地,向我彰显他自己,使我重新立志要尽心尽力地服侍他。在这孤独的环境中,圣经和报纸对我是两种具有强烈对比的吸引,圣经提醒我,倘若没有神,我的生命就如过眼云烟,飘忽即逝,而新闻则助长我急功近利的野心。每当仰视穹苍,环视周围的林野,眺望远方的沙地,在壮观的大自然衬托下,我更觉得自己的卑微和渺小。”
        19世纪苏格兰一座小教堂在一个主日崇拜后,执事们经商议后告诉牧师,他们希望他尽快退休,因为他太老了,无法胜任牧师的职务。他们并举事实为证,在一年之中他只为教会添了一个成员,而且还是一个小男孩。这位老牧师在执事离去后低垂着头,缓缓走进教堂后院的墓地,在坟墓间徘徊沉思。忽然有人拉他的衣袖,原来是刚信主不久的那个小男孩。牧师问:“罗伯特,有什么事吗?”男孩说:“牧师,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我既已信主得救,希望将来能成为宣教士。我想你或许能指导我如何预备自己。”老牧师听了,心里得到极大的安慰!他的工作并非徒劳无功!积数年来辅导和带领人的经验,他有许多东西可交给这少年。数年后在英国伦敦艾西特礼堂举行了一次布道会,宽敞的礼堂挤满了人,连边门都挤得水泄不通,那天从非洲回来的伟大传教士墨非要发表演说,他就是当年的罗伯特,他在传道史上增加了新的一页,打开了非洲的福音大门!
发表于 2013-1-10 22: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徒人物榜】如云的见证 先辈的足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加入团契

本版积分规则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神州团契微信公众号

QQ|Archiver|手机版|╬ 神州团契 ╋(始自2006)    

GMT+8, 2019-1-17 18:45 , Processed in 0.07813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